修邦将军忆:长征途中最好吃的鲜味是田鼠肉

  红三十二军军长罗炳辉不知用什么方法捉到几只田鼠,请我吃了一顿田鼠肉。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最好吃的一顿美味佳肴了。

  核心提示:《回忆录》记载:长征中某日,“我们红二方面军与红三十二军相遇同行。红三十二军军长罗炳辉不知用什么方法捉到几只田鼠,请我吃了一顿田鼠肉。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最好吃的一顿美味佳肴了。在当时的情况下,饥饿死亡,时刻在威胁着每一个人。为了活下去,凡是能吃的东西都吃了。有一次,战士找到一面破鼓,把鼓面割下来用水煮着吃,又硬、又苦、又涩,真是难以下咽”。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6年第8期,作者:吴东峰,原题为:漫漫长征路,红军吃什么

  翻译伍修权和李德的工作人员在瑞金青蛙出没的稻田里养了十来只鸭子。鸭子长得很肥。长征前夕,他们不打算在撤离时把鸭子留下来。于是,那几天每顿晚饭都吃鸭子,直到最后离开。伍仍记得1934年10月10日他们把最后一只鸭子做成了美味的香酥鸭块。因此,伍修权总是把这一天和红军撤离苏区的日子连在一起,尽管后来人们普遍认为1934年10月16日是长征正式开始的日期。

  红三军团四师在大苗川得到苗族同胞理解和支持,通过平等交易筹足了军粮。但在买粮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该师政治部科长谢扶民在回忆录中说:“买到的都是糯米,有的单位不愿意要,一来因为米好花钱多,二来有人说吃了糯米腿发软,走不动路。但经过了解,原来这里只产糯米,别无他粮。大家只好说好吧,就算过一个年节吧!”这时距1935年新年已不到10天了。

  1934年12月23日,红一军团经过65里的行军,由上格东经乌鸦铺抵达偏寨。肖锋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在上格东打了两家土豪,没收肥猪十二头,谷子百余担,把一半谷子和部分物品分给穷人,老公公、老婆婆都高兴得哧哧笑。他们说,要不是红军来,哪能分得这许多谷子和物品!”

  12月27日,由李聚奎、黄甦率领的红一军团一师攻占了施秉。肖锋在日记中记载他们打了几家土豪的情形:“这里土产甘蔗糖饼子很多,每个人都吃了个饱,还带了许多做干粮。”肖锋说这是入黔后生活最好的一天。“这一带靠湘贵公路,沿途树林很多,敌机来得少一点,白天走路方便,掉队的也少了”。

  郭林祥回忆:红军干部团从黎平出发,跟随中央纵队经锦屏、施秉、黄平,于1934年12月31日到达瓮安县猴场(草塘)。干部团在猴场附近宿营地,举行了迎接1935年元旦的联欢晚会,每个红军战士和干部都发了一块银元的过年费。红军进入贵州后,打破了长征初期左倾统治下的沉闷气氛,各部队的宣传队也活跃起来了,红军驻地贴满了各种宣传标语,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红军到达遵义时,每个战士都发了一两块银元。遵义有一家川菜馆子,花一元钱就可以美餐一顿。不到一两天的工夫,红军就把遵义好吃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将军回忆说,上级通知,部队上街买东西要用银元和铜板,不要用纸币(那时各单位大都有在江西发行的中华苏维埃纸币,也有缴获的中央银行印的伪币,由于群众怕“变”,不愿意要这种货币),没有银元的单位,可以拿纸币到同志主持的“没收委员会”去兑换。

  1935年4月27日,由罗炳辉、何长工率领的红九军团打下宣威。宣威是滇东部有名的富庶城市,宣威产的火腿驰名全国。此时随红九军团行军的王首道在回忆录中说:“(红军)没收了一家反动的大土豪,他家的火腿堆满了几房子,我们这些红军是吃不完的,就是顶有名的宣威罐头也没有拿得完。后来大批的分给群众,有许多贫民一个人分得两三只火腿,宣威及附近群众争火腿争得非常热闹,许多人说:云南的火腿这一次总算给我们红军和老百姓吃够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w2design.com/tianshu/30.html